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水易经探索

资深研易数十载,探索人生奥秘源!

 
 
 

日志

 
 

细论八字命理的格局变化 上  

2018-06-24 09:24:30|  分类: 预测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山水清澈易经策划《细论八字命理的格局变化 上》
细论八字命理的格局变化 上 - 山水清澈易经策划 - 山水清澈易经策划
  《渊海子平·宝法之一》云:“子平一法,专以日干为主,而取提纲所用之物为命,次及年日时支以表其端。凡格用月令提纲,勿于旁求年日时为格。今人多不知其法,于此百发百失……”

    从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子平算命算的是什么命呢?算的是“提纲所用之物”!算的是格局!但是,“今人多不知其法”,整天琢磨的是如何平衡八字五行、扶抑日元、调节气候,而不知“月令提纲之物”为何物,不知格局为何物。

    什么是“提纲所用之物”呢?就是月令用事之神。而所谓“月令用事之神”就是子平书中的“节气歌”或“人元用事歌”所说的逐月当值司事之神。如歌诀中的“寅宫丙戊各七朝,十六甲木方堪器”两句,说的就是寅月头7天为丙火用事,次7天为戊土用事,余下的16天为甲木用事。这用事之神就是子平所说的“用神”,也就是算命所要算的“命”。《三命通会·论人元司事》说的很清楚:“故支中所藏者主命,谓之人元,名为司事之神,以命术言之为月令用神。经云:用神不可损伤,日主最宜健旺,是也。”

    这就是说,子平算命术就是以月令司事之神(即用神)为八字核心来展开推算的。“次及年日时以表其端”,表谁的端呢?表月令藏干的端。意思就是月令用神通过年日时干支表露出来,以此表露者作为用神的代表,与其它干支构成格局,幷以此格局推断命运。《渊海子平·宝法之二》说:“子平之法,以日干为主,先看提纲为重,次用年日支合成格局,方可断之。”其义即在于此。

    但是,这个月令用神会变化吗?一般的子平学者都认为这用神是不变的。理由是:用神是根据子平《人元用事歌》所说的逐月司事之神来确定的,生于何时则得何用神。假如生于寅月头7天以内之命,用神就是戊土,生于次7天之内的,用神就是丙火,生于余下16天之内的,用神就是甲木,这一经确定,便无论月令透出什么天干或月令怎么合化,用神也无法随之而改变。

    细看《渊海子平》、《三命通会》、《神峰通考》这三大子平经典,确实均未发现有专题论述用神变化的章节。在诸如《定格局诀》、《金不换骨髓歌》等专讲取用定格的命理文章中也均不曾论及用神变化。此外,在诸多所谓“盲派命理”的一些资料中,我们也没有看见相关论述。也就是说,在诸多子平书中,唯一论及用神变化的,只有《子平真诠》一书,它有“论用神变化”、“论行运成格变格”的专题文章。

    《子平真诠》有关用神变化的内容是子平的东西吗?我们可以采信吗?如果我们不信它,跟着用神不变论者跑,那么就会遇到如下两大难题:

    首先,是各家的《人元用事歌》内容并不完全一致。即以寅月为例,《渊海子平》为丙占7日,戊占7日,甲占16日;《星平会海》则有两套,除了子平这一套,还有一套则说戊占7、2、3日,丙占7、2、3日,甲占16、5、4日;《三命通会》为戊占5日,丙占5日,甲占20日;《命理约言》则为丙占7日3分半,己占7日二分半,甲占16日5分;一些所谓“盲派命理”则更是花样百出,有说己占3日,戊占5日的,有说壬占3日,戊占6日的等等,其余各月不同之处也甚多,而且都宣称自己是子平教外别传,是书上学不到的真东西。  

    在这般公理婆理唯独没有真理的局面下,《命理约言》的作者李素庵则力斥其非,主张不必拘泥这种人元分日法,他说:“旧书十二月支中所藏诸干,俱分日用事,相沿既久,遵若金科玉律,但实理不然……四时止有三百六十五日,乃每支中诸干皆共三十一日,岂非四时共三百七十二日乎?种种难通,将何说以处此,则各干分日,万不可拘矣。”他主张“木火金水,分旺四时,各七十二日,土旺四季,各十八日,立春日始,甲木用事三十六日,惊蛰后六日,乙木用事三十六日,清明后十二日,戊土用事十八日,余仿此”。

    《三命通会》在“论人元司事”一文的后面对此也持否定态度:“渊源渊海则以立春之后己土余气几日,艮土分野几日,丙戊长生,先后各得几日。卯月癸水寄生几日,辰月阳水归库,阴水返魂,亦各几日。殊不思丑月之用既足,春后又何余哉。分野者,聚一方之旺气,长生者,归母成孕,先后者,盖有寅而后生丙,有丙而后戊生,寄生者,徒有虚名,乃无实位。归库者绝其生气而收藏,返魂者,续其死气而变化。此五行生死进退之玄机,岂可以几日为限哉?”认为人元司事不必以几日为限。

    问题堵在我们面前:月令用神到底该怎么取?上述各家哪家才是可以采信的呢?倘若我们采用某些所谓“盲派命理”的人元用事法诀,那么我们就得跟他们一起宣告《渊海子平》的人元用事法诀是假的,是祖师爷用来骗人的。然而,祖师爷有什么必要非得欺骗我们这些徒子徒孙呢?《渊海子平》一书可没有一句半句吹嘘他徐子平算命如何厉害如何神奇啊,编辑者徐大升既没想办班,也没想函授,更没想靠这本书赚钱,有什么理由他要整一些假东西传给我们后人呢?要保守的东西他完全可以不传不写,为什么他要干这种损人而不利己的蠢事呢?难道不是后人因使用不好子平的东西而乱改乱编的吗?

    其次,就是当善用神遭到损坏时该怎么论?我们知道,子平之用神是分善恶的,善用神要保护性使用,恶用神要制约性使用,故《子平撮要法》云:“用之为官不可伤,用之为财不可劫,用之印绶不可破,用之食神不可夺,若用七杀需要制……”但当用官被伤,用印被坏,用财被劫,用食被夺的时候,是否就一定会出现伤官见官、贪财坏印、财源被劫、枭神夺食等灾祸呢?假若用神不能变,那么结论就是肯定的。但这就会与很多命造的实际情况不符。

    例如《神峰通考》作者张神峰之父张启完之命,生于1476年农历4月18日辰时,八字为:丙申 癸巳 辛卯 壬辰。查《万年历》,这年4月5日立夏,《人元用事歌》云“初夏九日生庚金,十六丙火五戊时”,意即立夏九日后的十六天内为丙火用事,所以用神为丙火官星无疑。现在壬癸食伤齐透,无印解财救,显然是用之为官被伤破了。这样的命,是不是就得按“一官遭破,当推命入黄泉”的断语而论断呢?不能。因为命主不仅没有在食伤旺相的大运中招灾而死,反而活得滋滋润润的。面对这样的现实,张神峰自己是如何解释的呢?他说:“辛生巳月,本用丙火,夫何贴身有申,破丙明矣。年干丙火,本为虚官可用,时有壬水破之,由是舍丙而从水也。行申酉比劫得生,安享其乐。”意即壬水伤官既然破了官星用神,就索性“舍丙而从水”,不用官星而改用食伤,所以走比劫运生食伤时命主能“安享其乐”。

    张神峰的这种解释成立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我们就得认可用神变化这一说,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就无法解释此命用神在被伤破的情况下命主还能“安享其乐”的事实。

    又如某女生于1986年农历7月24日凌晨40分,八字为:丙寅 丙申 乙巳 丙子。查《万年历》,这年农历7月初3日立秋,《人元用事歌》云“孟秋己七戊三朝,三壬十七庚金备”,意为从立秋后的第十四天起为庚金用事,此命就正值庚金正官司事,但是申金正官逢刑冲,且有伤官盖头,自然属于损用破格之命。然而,命主是不是就活得一塌糊涂呢?不是。命主在乙未、甲午大运中读书一路领先,18岁以全市状元考入北大,后又读研读博,仅22、3岁戊子己丑两年,就因某项设计获奖二三十万元。

    可见啊,张神峰的解释是成立的,用神是可以变化的。类似这两命的用神变化在《子平真诠》中是怎么说的呢?叫“去官就食”,就是不用官星而改用食伤的意思。子平书上还有“去印就财,发福最大”一说,什么意思呢?也就是不用月令印星而改用别处财星为用的意思。《月潭赋》也说“格有可取不可取,用有当弃不当弃”,这“用有当弃”的意思不就是在说有时候可以去掉月令用神而不用吗?《渊海子平·论伤官》云“此格局中多变化,推寻需要用心机”,这格局变化不是也包括了用神变化吗?

  再说呢,用神所构成的格局是推断人生事业类型的主要依据,如果用神不变,就意味着人生的事业类型不变,然而现实中很多人早年当官,中年经商,晚年搞艺术,如果单凭月令用神所构成的某一种格局就断然推不出这种事业类型的变化趋向。

  因此,用神是可以变化的,而且是必须可以变化的,否则就太死板了,不足以推算千变万化的人生际遇。那种执泥于《人元用事歌》而不知变通的论命方法是既不符合子平本义,也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我们虽然在《渊海子平》、《三命通会》等书上找不到用神变化的专题论述,但是能找到诸如“去印就财,发福最大”等用神变化的蛛丝马迹,何况《子平真诠》还有“论用神变化”的专文呢。

值得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子平真诠》一书幷没有采纳被一般命师视为金科玉律的“人元用事歌”,徐乐吾先生在注解此书时附加了一份“十二月人元司令分野表”,这不是《子平真诠》原有的东西。通读《子平真诠》也不见有任何地方要求得按“人元司令分野表”来取用定格。作者在“论用神”的专文中明确指出:“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这里固然强调取用神要“专求月令”,但是并未说要以月令中的司事之神为用,而是说“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成格。这“月令地支”四字的含义在很大程度上仅仅是指月令地支的本气藏干,而不是其中的司事之干。这在该书的“论用神变化”一文里说得较明白:“用神既主月令矣,然月令所藏不一,而用神遂有变化。如十二支中,除子午卯酉外,余皆有藏,不必四库也。即以寅论,甲为本主,如郡之有府,丙其长生,如郡之有同知,戊亦长生,如郡之有通判;假使寅月为提,不透甲而透丙,则如知府不临郡,而同知得以作主。此变化之由也。 ”意即用神取自月令,但因月令中有几种藏干,这就得根据所透之干来取用定格了。以寅月为例,寅的本气为甲木,本当取此甲木为用神,但若甲木不透而透丙火,那么就取这丙火为用神,此即为用神变化。这种变化就好比杭州知府不管事,而由副知府(同知)出面管事。倘若寅中的甲丙皆不透而透戊土,那么就以戊土为用定格,好比是一二把手都不管事,只有让第三把手管事了。

    不难发现,《子平真诠》这种不直接以人元用事之神为用定格,而以月令本气藏干及所透之物为用定格的方法,与《渊海子平·宝法之二》那种“取提纲所用之物为命,次及年日时支以表其端”的方法是完全一致的。很显然,这种取用定格的方法才是子平所传的正宗方法。只要我们仔细研究《渊海子平》中的所有命例,就不难发现其中正格取用的方法就均属于这种方法。如果说子平他老人家有什么尚未公开传授给后人的秘诀,或许就是这用神变化吧。万幸的是,《子平真诠》将此秘法完整地泄露了出来,这真是我们后学者的福分啊。

    也许有人会问:不以人元用事之神取用定格,哪《渊海子平》还弄什么“人元用事歌”啊?难道是子平他老人家没事玩儿的?这个问题我们要这样看,子平以月令司事之干为用神,其目的是为了取月令藏干中的最旺者,但是司事之干固然旺,难道藏干透出后不也是一种旺的表现吗?如果说月令藏干是树苗,那透干不就是长成的参天大树吗?月令是一个单位,其中的藏干谁透出谁就相当于是法人代表,是这个单位出头的主儿。司事之神虽然有力,如果它不出头露面,便如一个有能之人屈居人下,不能主事。而透干者就跟刘备似的,虽然勇不及关张,智不及诸葛,但他领头主事,关张诸葛就都得听他驱使。所以呢,《子平真诠》不用人元司事之神,只以月令本气或透干取用定格,这是既合情又合理的。

当然,《人元用事歌》也并非毫无用处。以月令透干取用,也要看这透干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还是风烛残年的耄耋老人。通过《人元用事歌》我们就能知道月令中的哪一种五行最旺,如果用神司令,那就表示该法人代表风华正茂,精力充沛,是个大有前途的好当家人。如果用神不旺,便如老病之人当家,虽然也可管事,但力不从心,禁不起大事。知道了这一点,对我们评判格局高低和推断吉凶祸福的程度等方面都是有参考价值的。还有,在月令藏干都透出或都不透出的情况下,取哪个为用神呢?这时我们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月令本气藏干和人元用事之神。所用呢,人元用事法诀还是有用的,只是不必分得太过精细,用得太过执泥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